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西甲logo
西甲logo
論文與報告
中俄兩國對亞非國家援助情況對比分析
2019-11-07 11:59:00

首發于《文化軟實力》2019年第3期

  中俄兩國對亞非國家援助情況對比分析

  李燕等

  作為西方國際組織認定的兩個“新援助國”,中俄兩國都把對非洲落后地區國家的發展援助放在首位,總體方向接近,但在具體優先援助國家、援助規模、援助內容和形式上差別很大。中俄兩國同為新興經濟體國家,都面臨自身發展的艱巨任務,也是對國際問題有重要影響的國家,兩國在對外援助領域還需加強合作。眼下建立共通數據庫、共享資源,在“一帶一盟”框架下協同合作是主要途徑。

  與其他金磚國家一樣,中國和俄羅斯被西方國家稱為“新興援助國”。事實上,十月革命勝利后,蘇聯就開始援助亞非國家,在整個蘇聯時期,對外援助始終沒有中斷。俄羅斯作為蘇聯的直接繼承者,盡管因蘇聯解體,對外援助一度嚴重收縮,但也沒有間斷。進入新世紀后,俄羅斯參與對外援助活動日益增加。新中國成立后,在20世紀50年代初也開始對外援助,半個多世紀里,中國對外援助理念、機制和管理機構幾經變革,對外援助規模也有過調整,但對落后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援助工作也沒有中斷。總體上,兩國在20世紀中后期都是國際發展援助的主要援助國之一,并在新世紀逐漸完善和改革對外援助機制。這一點已經得到西方研究者的充分肯定。俄羅斯學界在金磚國家對外援助一般特征方面已有不少研究成果,中國學界在對外援助領域的研究更是成果豐碩。不過,對于中俄兩國間對外援助的比較,尤其是基于相關數據庫的數據進行量化比較并加以分析,目前還沒有此類成果,本文做一初步嘗試。

  一、本項研究的數據來源與可比性分析

  對外援助涉及諸多國家,如何收集對外援助數據資料是一件十分困難的工作。在這個領域,當前最先進的方法是從經合組織(OECD)的系統中收集國際發展援助報告,以及整理經合組織發展援助委員會(DAC)框架下的對外援助數據。經合組織發展援助委員會成員國定期通過專門渠道向經合組織提交其對外援助的統計數據,也定期召開有關援助實效的高級別論壇。通過這些論壇也可以獲得數據,一些國家在這些論壇上還多次呼吁提高對外援助透明度。

  2007年,俄羅斯提出申請加入經合組織,目前還沒有被批準成為經合組織成員,不過,自2010年起,俄羅斯就開始向經合組織提交部分對外援助信息。因此,在著手進行本項研究時,俄羅斯方面的國際發展援助數據主要來自經合組織。當然,通過該渠道獲取俄羅斯方面的信息還受到一些局限:一是由于俄羅斯向經合組織提供的雙邊發展援助信息十分分散,個別情況下,由于對外援助數據沒能及時公布,因此,俄羅斯向經合組織提供的受援國名單不夠完整。二是俄羅斯只向經合組織提供國際發展援助總量的報告,沒有提供具體項目金額分配數據,因此,僅通過總體數據不容易了解俄羅斯對外援助的具體活動情況。三是中國對外援助主要以雙邊形式進行,而俄羅斯官方發展援助的很大一部分是通過多邊渠道進行的。雙方在援助形式上差別較大,用以比較也不完全對等。四是蘇聯解體以后,俄羅斯一直對部分后蘇聯空間國家開展大規模經濟援助,但其中僅有一小部分被列入官方發展援助,多數并沒有統計列入俄對外援助數據庫中,這也使得其統計數據的完整性受到影響。例如,我們注意到,俄羅斯為吸引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加入歐亞經濟聯盟,對這兩個國家展開援助,這種活動在俄羅斯對外援助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在經合組織數據庫中基本上沒有完整反映出來。因此,可以斷定,經合組織的統計數據部分地反映了俄羅斯向其他國家提供國際援助的情況,但只是對特定國家之外的援助活動的總量統計,并不能反映俄羅斯對外援助活動的全貌。

  中國與經合組織已有多年合作,目前是經合組織觀察員國,但不向經合組織提交對外援助信息。因此,中國的對外援助數據在經合組織無法獲取。為了取得中國對外援助的數據,只能通過其他渠道。目前,除經合組織外,獲取對外援助數據的另一個主要渠道是美國威廉瑪麗學院AidData實驗室的對外援助數據庫。這里收集了經合組織發展援助委員會成員國之外的一些國家(包括中國,阿拉伯半島國家和其他國家)的國際發展援助數據,并采用新方法加以匯總。該數據庫的數據主要是該領域研究專家根據各國政府外援項目、國際組織的援助項目,以及非官方的民間社會團體、私營部門外援項目加以統計,并結合媒體報道、學術研究成果,最后匯總形成,包含自2000年至2014年間大約140個國家5466個對外援助項目,總援助量3600多億美元的數據。威廉瑪麗學院AidData實驗室數據庫(以下簡稱AidData數據庫)的使用說明中強調,如果利用其數據庫進行科學研究,建議只對標注特別說明(recommended for research)的4373個項目進行研究。

  威廉瑪麗學院AidData實驗室專門建立了中國對外援助項目數據庫,因此,本文的中國國際發展援助數據主要來自AidData數據庫。需要說明的是,由于AidData數據庫獲取數據的渠道不像經合組織數據庫那樣官方化,因此,其對中國國際發展援助數據收集還存在統計不完整或有些內容重復的問題。另外,在AidData數據庫的統計中,中國的官方發展援助每年僅有幾十億美元,但中國官方資金流動以及項目融資數量實際上是這個數字的幾十倍,其具體情況在AidData數據庫中也不能完全體現出來?;褂?,中國對外援助的數據在不同專家的評估結果中差異很大,其原因,首先與中國對外援助的多部門協調合作有關,中國商務部是對外援助的主要負責機構,但該機構沒有公開中國對外援助的完整數據,外交部和財政部所能提供的數據更少。這種情況到2018年3月中國國際開發合作署成立后才開始改變。其次,中國對外援助與受援國政府的投資項目、特許權和貿易活動密切相關,而將中國官方發展援助的具體數量與商業投資和貿易交流區分開來又很困難。因而這部分數據也難保證完全準確。

  盡管存在很多不足,但在目前具體數據獲取渠道有限的情況下,把經合組織數據庫中俄羅斯對外援助相關數據與AidData數據庫中的中國對外援助數據進行比較,還是具有一定的參考意義。當然,本研究結論不能作為絕對精確的科學研究和分析成果。

  由于AidData數據庫所收集的中國對外援助數據是2000-2014年的,而俄羅斯只是2010年才開始向經合組織發展援助委員會提供部分數據。由此,盡管俄羅斯方面的數據可以收集到2018年,但是中國方面的數據卻截止到2014年,因此,本文把雙方對外援助比較的時段限定在2010-2014年之間。通過對這個時期兩國對亞非援助規模前十的國家援助數量、主要領域、方式的比較,分析兩國在對外援助領域的大體特征及雙方合作的可能性。

  二、2010-2014年中國對亞非國家援助規模前十位的基本情況

  中國被一些西方國家稱為“新興援助國”,但中國所具有的經濟實力決定了其在這一領域的領先地位。AidData數據庫材料顯示,2010-2014年間,中國對亞非地區援助的前十位受援國是: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坦桑尼亞,馬里,柬埔寨,喀麥隆,莫桑比克,尼泊爾,巴基斯坦(見表1)。該數據庫也提供了中國援助上述國家的主要領域、主要援助方式和具體數量?!噸泄畝醞庠?2011)》白皮書中已經說明,中國對外援助主要有八種方式:成套項目、一般物資、技術合作、人力資源開發合作、援外醫療隊、緊急人道主義援助、援外志愿者和債務減免。從AidData數據庫的材料看,中國對亞非國家援助也主要圍繞這些領域展開。對此,俄羅斯學者有具體分析和介紹,只是在俄羅斯學者的研究中,通常把贈款作為涵蓋各種物資援助的通稱,因此,在中國對亞非國家援助的統計中,俄羅斯學者多把成套設備和物資援助計算在贈款一項。

  2010-2014年中國共向科特迪瓦提供了7個成套設備和1個專項技術援助項目,發放了4筆貸款,并取消了該國對中國的債務,共計13批援助。中國還為該國提供了總值約6700萬美元的5筆贈款,其中兩筆以具體實物形式提供。中國向科特迪瓦提供的貸款由中國進出口銀行發放,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其中,第一筆貸款用于提升阿比讓港的運輸能力,第二筆貸款是建造一條從阿比讓到格蘭巴薩姆市的高速公路。第三筆貸款是用于建設蘇布列水電站,該水電站已經于2017年建成,目前是該國最大的水電站。第四筆貸款用于建造曼市到圣比特羅港口的鐵路,主要用于運輸鎳和鐵礦石。在技術援助方面,中國向科特迪瓦援助了100多臺農業機械,200噸用于種植水稻的肥料。2010-2014年間中國對科特迪瓦的援助總數為35億美元。

  2010-2014年中國共向埃塞俄比亞提供了10筆贈款,18筆貸款,兩個專項技術援助項目,還為亞的斯亞貝巴大學的學生提供了獎學金,對該國共有31批援助,總計30億美元。中國提供的贈款主要用于購進糧食,為當地小學購買教學設施,提供車輛等,金額為1.68億美元。中國的貸款主要用于基礎設施(鐵路)建設,建設居民飲用水設施,沼氣設備,還有預防瘧疾的設備。專項技術援助主要在衛生領域,中國派出專家并運送醫療設備到埃塞俄比亞。

  2010-2014年中國對尼日利亞提供了5筆贈款,3筆貸款,向該國提供70名學生的獎學金,以及農業領域的專項技術援助,為此,共有400多名中國專家技術人員被派到尼日利亞建造小水壩。中國對尼日利亞的贈款中很大部分用于衛生領域:一部分捐贈給紅十字會,一部分用于抗擊瘧疾,還有一部分用于抗擊埃博拉病毒。貸款主要用于在尼日利亞發展基礎設施——建設鐵路和改善水力發電廠的運營條件。這期間中國對尼日利亞提供了共計10批援助,援助總額為29億美元。

  2010-2014年中國對坦桑尼亞提供了37批援助,其中包括19項贈款、10筆專項財政撥款、8筆貸款。中國政府的贈款主要用于購買醫療設備、運輸工具、運動器材、警察專用設備、邊境集裝箱檢查設備、小學桌椅等,共計3350萬美元。貸款用于建設移動電信網絡,建設500多公里的姆特瓦拉達累斯薩拉姆天然氣管道,擴建達累斯薩拉姆港口。另外還有一些貸款援助AidData數據庫并未標明其用途。專項技術援助主要是向坦桑尼亞派遣中國醫療專家,還有在農業和科技領域的合作。這期間中國對坦桑尼亞的援助總額達25億美元。

  2010-2014年中國向馬里提供了17筆贈款、3筆貸款、4個專項技術援助項目,還為在中國留學的馬里留學生提供了30個名額的獎學金,總共25批援助。贈款主要用于小學擴建、挖掘水井、建造太陽能設施,以及提供計算機、汽車、糧食、抗瘧疾和抗埃博拉病毒的藥物、醫療設備等。贈款共計1.66億美元。中國的貸款主要是為了提高馬里居民的生活水平,幫助該國的經濟復蘇以及落實電信現代化項目。此外,2013年應聯合國要求,中國還派出由35名工程師、65名醫務人員和35名士兵組成的維和部隊到馬里;2014年派遣一支維和特遣隊,協助該國政府處理飛機失事的善后事宜;另外,還向該國派出中國醫務人員。這期間中國對馬里的援助總額為19億美元。

  2010-2014年中國對柬埔寨的援助共有67批,總計18億美元。包括:39筆贈款、21筆貸款、3個專項技術援助項目,為柬埔寨學生到中國學習提供3批獎學金(2010年、2011年和2012年),還取消了2億美元的債務。贈款用途有:向紅十字基金會提供資金,以及用于購買農具、辦公用品,建設食品工業聯合實驗室的資金等,這些總計2660萬美元。貸款用于建設道路、電網、灌溉系統和其他基礎設施。專項技術援助中還有向柬埔寨派出中國醫療隊。

  2010-2014年中國向喀麥隆提供了14筆贈款,還提供了一筆貸款,4次專項技術援助,取消一筆3000萬美元和一筆4.2萬美元的債務。贈款主要用于購買醫療設備、抗瘧疾藥物、辦公設備等。貸款用于建造居民住宅樓、修建道路。另外還提供了一項技術援助,用于建設一所培訓農業專家的技術學校,并向該國派遣了醫學技術專家。援助總額達17億美元。

  2010-2014年中國向莫桑比克共提供了16億美元的援助,分19批,包括9筆贈款、9筆貸款和一項技術援助。贈款用于購買抗瘧疾藥物、辦公設備(計算機)、醫療設備等。貸款主要用于建設基礎設施。一項技術援助是向莫桑比克派遣醫務人員。

  2010-2014年中國向尼泊爾提供了總計15億美元的援助,包括26筆贈款、3筆貸款、5個專項技術援助項目,共計34批援助。贈款主要用于購買食品,為尼泊爾警察提供安全裝備,提供足球場設備、醫療設備等。貸款用于建設博卡拉機場電網。專項技術援助包括派出醫務人員,培訓尼泊爾警察等。

  2010-2014年中國向巴基斯坦提供的援助金額達13億美元,包括18筆贈款、4筆貸款、一個專項技術援助項目,向巴基斯坦學生提供獎學金以及為其提供在中國學習的機會。贈款主要用于提供人道主義援助,貸款用于為聯合通信衛星建設地面控制系統,并為巴基斯坦的一些項目提供資金。此外,還為2010年洪災的善后工作提供了專項技術援助。

  三、2010-2014年俄羅斯對亞非國家援助規模前十位的基本情況

  進入新世紀后,俄羅斯官方發展援助不斷增加,在2010年后達到每年不低于10億美元的水平。當然,受1996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發出的重債窮國債務減免倡議的影響,截至2010年,俄羅斯對亞非國家最重要的援助形式,還是以取消蘇聯時期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的貸款債務為主。

  2007年6月14日,俄羅斯以“總統令”形式批準了“俄羅斯聯邦參與國際發展援助的構想”(簡稱“2007構想”),這是俄羅斯在國際援助領域的首個政策性文件。該構想的主要依據是俄羅斯聯邦憲法、俄羅斯聯邦外交政策理念、國家安全理念和俄羅斯聯邦預算法等規定?!?007構想”中提出俄羅斯對外援助主要政策目標是,根據國際法準則推動構建公正、民主、可持續的世界秩序,消除貧困,保證經濟可持續發展,推動災后重建,在各領域發展俄羅斯與伙伴國家的合作,提升俄羅斯的國際形象,促進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客觀認識。該構想構建了俄羅斯對外援助必要的法律和監管框架,明確了俄羅斯對外援助主要任務,確定了優先領域和雙邊、多邊援助機制,推動建立與伙伴國和國際組織合作的渠道,力圖使國際發展援助領域的國家管理行為走向機制化。同時,俄羅斯也表示要退出傳統的發達的援助國行列。2007年底,俄羅斯財政部為落實“2007構想”制訂了相應措施和行動計劃,甚至還討論了創建俄羅斯國際發展援助署的問題,但該提議沒能落實。也是在這個構想中,俄羅斯首次宣布已成為國際開發協會(IDA)的成員國。2010年,俄羅斯被列入國際發展援助“新興援助國”名單,在這個名單中,還有其他金磚國家,都引發了關注。

  俄羅斯參與國際發展援助活動主要是以贈款、人道主義援助等國際援助項目形式落實的。根據經合組織的統計,2010-2014年間俄羅斯對亞非援助規模前十位的國家為:朝鮮,贊比亞,敘利亞,幾內亞,莫桑比克,馬達加斯加,中國,約旦,黎巴嫩,肯尼亞(見表1)。在俄羅斯對外援助中,投入最多的援助領域是教育、健康、能源、食品和政府融資。

  2010-2014年間朝鮮是俄羅斯對亞非國家援助占第一位的受援國。俄羅斯向朝鮮提供的援助金額達1.4億美元。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兩國政府達成協議,取消了大約90%的朝鮮債務,總額達110億美元。該項債務清償談判已進行了四年,相應的決定是在梅德韋杰夫和金正日會晤時作出的。據推測,這筆資金將用于朝鮮的衛生、教育和能源發展。

  2010-2014年間俄羅斯對亞非國家援助規模第二位的是贊比亞。俄羅斯對贊比亞援助的情況在許多方面與對朝鮮的援助相似。2011年,贊比亞政府和俄羅斯財政部簽署了一項協議,規定贊比亞約1億美元的政府債務將用于這個非洲國家的發展,這符合俄羅斯對外援助的目標和宗旨。俄羅斯援助主要用于:改善贊比亞能源匱乏狀況,發展國家衛生保健系統,提高教育的普及率以及提高教育質量。這期間俄羅斯對贊比亞援助的總額達3400萬美元。

  俄羅斯對敘利亞的援助主要與敘利亞?;泄?,該?;加?011年“阿拉伯之春”事件后。2013年,俄羅斯向敘利亞發送了46噸人道主義援助物資,包括餐具、折疊式家具、帳篷、發電機組以及11噸食品。2014年俄羅斯開展了7項此類援助,但沒有說明貨物具體信息。值得注意的是,2013—2014年,有1195人從敘利亞撤離到俄羅斯。2010-2014年間俄對敘利亞的援助總額為3145萬美元。

  俄羅斯對幾內亞共和國的援助主要集中在人道主義領域。2012年2月,俄羅斯向幾內亞政府提供了50輛俄制越野車。同年3月7日,俄政府向幾內亞提供了37噸食品和藥品。根據幾內亞政府于2012年11月28日發出的呼吁,俄羅斯又向該國提供了36.5噸人道主義援助,用于發展醫療保健事業。2014年,一組價值28000美元的醫學治療儀器運往幾內亞,以對抗埃博拉病毒。此外,俄國防部還向幾內亞共和國調撥了預防傳染病的野戰醫院裝備。2010-2014年間俄向幾內亞提供的援助總額為2270萬美元。

  2013年2月,俄羅斯聯邦緊急情況部向莫桑比克共和國運送了34.9噸人道主義物資,其中包括食品和生活必需品。2010-2014年間,俄羅斯向莫桑比克的援助撥款為2120萬美元。

  俄羅斯向約旦提供的最主要援助,是向該國境內的敘利亞難民提供人道主義物資。2013年5月30日,俄緊急情況部用飛機向約旦的敘利亞難民提供食品和基本生活必需品,包括折疊式家具,發電機組和餐具等。2010-2014年間,俄羅斯共向約旦提供了1114萬美元的援助。

  2010-2014年間俄羅斯多次向肯尼亞共和國提供人道主義援助。2011年9月,由于糧食?;?,俄羅斯向肯尼亞運送了1040噸小麥粉。2012年,俄羅斯再次提供糧食援助,以結束肯尼亞的糧食?;?,并改善該國的索馬里難民的生活條件。2013年舉行了一場轉交俄羅斯下一批人道主義援助物資的儀式,其中主要是生活必需品。2013年9月內羅畢市發生恐襲事件后,俄向肯尼亞衛生部調撥了三套醫療綜合裝備,為恐怖襲擊受害者提供緊急醫療服務。俄提供的醫療綜合裝備包括醫療設施、藥品和醫用消費品。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俄羅斯對非洲國家取消了200億美元債務,并向世界銀行撥款5000萬美元用于支持最貧窮國家的發展。因此,俄羅斯也通過該渠道向包括肯尼亞在內的一些國家提供了援助。總體上,2010-2014年間,俄羅斯撥款857萬美元用于援助肯尼亞的發展。

  根據這項研究的結果,可以說,2010年俄羅斯不僅已取得“新興援助國”地位,在國際發展援助領域中所占分量還不斷提升。不過,在本文研究時段,即2010-2014年間,俄羅斯在國際發展援助領域活動的數據還不是很全面,盡管有些國家,如馬達加斯加、中國和黎巴嫩都被列入俄羅斯對亞非國家援助的十大受援國名單中,但經合組織數據庫中并沒有任何具體數據來加以證明。

  四、中俄兩國對亞非國家援助情況比較分析

  根據上述中俄兩國2010-2014年間對亞非前十位國家援助情況,可以看出:

  1.AidData數據庫在整理數據時,數據收集比較全,收集范圍也很廣,因此,本文中2010-2014年中國對亞非國家援助的數據信息比較完整。該數據庫對援助資金數目、用途、相應的外匯額度、援助事項的描述都很全面。比較而言,經合組織數據庫中俄羅斯對外援助信息比較籠統,俄羅斯只提供了對外援助總額,其具體用途和援助領域還需要通過俄羅斯新聞門戶網站、俄羅斯外交部網站和一些分析報道來加以補充。但這也僅限于俄對外援助前十國中的七個,而后三個主要受援國(馬達加斯加、中國、黎巴嫩)則無法找到更完整的信息。因此,中國方面的數據要比俄羅斯的同期數據更全。同時,這也說明一個情況,即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對中國對外援助的研究更關注,盡管中國沒有與經合組織合作,但美國一些研究機構還是利用各個渠道收集整理中國對外援助的各種資料。紐約大學瓦格納研究中心(New York University Wagner School)也對中國在亞非拉援助情況進行跟蹤整理,不過其數據多半是“估計”。當然,其資料的完整性也反映了中國對外援助的公開性和透明度在加強。

  2.2010-2014年中俄兩國對亞非國家援助的數量差距相當大:中國對外援助“前十名”的總額為221.51億美元,俄羅斯對外援助“前十名”總額為3.1403億美元,雙方對外援助“前十名”總量相差70多倍(見表1)。在數據統計中,OECD和 AidData的數據來源不一樣,統計方法也不完全一樣。確切地說,AidData的統計范圍更大一些,因此,該對比只具有相對意義。當然,由于數據出自不同數據庫和其他不同渠道,這種比較只能作為參照。但總體來看,中俄兩國對外援助在總量上的確差距很大。在對亞非國家資金援助方面,中國投入遠超俄羅斯:如果俄羅斯的援助用數百萬美元計,那么中國的援助則以數十億美元計。當然,相對于兩國各自經濟總量來說,都是盡力而為的。

  從兩國對外援助的受援國來看,中國對亞非國家援助的前十大受援國包括7個非洲國家,俄羅斯有6個非洲國家。在美國與其他西方國家的輿論中,有一部分指責中國對非洲國家援助是把非洲變成中國的礦產資源來源地,而非洲人則在追求商業利益。也有俄羅斯研究者認為非洲國家擁有大量自然資源(天然氣、石油、礦產、煤炭等),對中國經濟發展有幫助。同時,中國的資源需求每年都在增加,對非洲大陸國家實施援助項目可以提供中國需要的資源。不過,正如中國學者所言:“中國既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又是國際援助體系的受援國,同時又承擔了一定的對外援助任務。作為發展中國家的特殊國情決定了中國不可能按照發達國家的援助理論處理援外事務?!泄獾鬧饕康氖俏舜俳泄朧茉虻厙淶幕ダ獻?、共同發展,本質上屬于發展中國家之間具有互惠關系的合作?!貝穎?中可見,中俄兩國對亞非國家援助前十位國家中,非洲國家都占有約2/3的比例,這說明,兩國都把對非洲援助作為對外援助的主要地區。作為全球最不發達的地區,非洲的發展始終是一個全球問題。中俄兩國盡管自身也是發展中國家,也面臨資金、技術、人才不足等諸多發展問題,但都把支援非洲的發展作為一項國際發展援助的主要任務。這也證明,兩國都在國際發展援助領域為全球的共同發展盡到了責任和最大努力。

  3.從兩國對外援助的主要領域和形式看,中國對亞非國家援助的主要形式是贈款、貸款、支援成套設備、派遣醫療隊以及人道主義救助,開展教育、基礎設施建設等,這些活動既與受援國民眾基本生存權利相關,也與當地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未來社會發展相關。這說明,中國對亞非國家援助,主要服務于受援國長期發展,使受援國能夠擺脫貧困,實現可持續發展。中國的援助也是長期的、有計劃有目標的。正如習近平講話中所說:“人類只有一個地球,各國共處一個世界。共同發展是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礎,符合各國人民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幣艙腔謖飧隼砟?,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呼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把中國的發展與世界其他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發展結合起來,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發展。因歷史原因以及經濟實力所限,俄羅斯對亞非國家援助首先是取消債務,其次是與戰爭、自然災害等有關的人道主義救助為主,援助物資包括糧食、醫藥用品、生活用品以及派出醫療隊。由于俄羅斯在取消蘇聯時期對外援助債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因此,在取消債務這個領域,俄羅斯的經驗更豐富一些,尤其是對亞非一些經濟社會發展明顯落后的國家,不僅取消債務,也提出一些幫助當地發展的建議和政策,在這方面,有些做法值得中國借鑒。

  4.前述中俄兩國對亞非援助十大受援國中,在非洲只有莫桑比克一個交叉國家,在亞洲沒有交叉國家。這表明,兩國對亞非援助側重點總體上交叉不多,在援助過程中產生分歧的可能性很低。同時也表明,兩國在亞非兩洲對外援助領域開展合作并相互協調的領域也不多。盡管2015年后,隨著俄羅斯“向東看”,兩國全方位合作不斷強化,但受經濟能力所限,俄羅斯在對外援助領域與中國相比,基礎條件上的差距沒有根本性改變,可以發揮作用的空間還比較有限。總體上看,中俄兩國,尤其是中國,作為西方認知中的“新興援助國”,并沒有一味遵從“傳統援助國”的援助形式,而是采用適合本國國情的援助形式和渠道。因此,在中國對外援助體系中,一般多由“軟貸款”和雙邊合作基礎上的項目融資為主導。21世紀初,在中國的國際國內政治話語中,“北京共識”得到廣泛傳播,其反映了與西方不同的發展援助理念和形式。與西方大國不一樣的是,中國向亞非不發達國家提供援助沒有附加任何政治條件,嚴格奉行“不干涉內政”原則,而西方大國提供援助時,常常在人權、政府改革等方面提出附加條件。近年來,中國不僅努力探索走出了一條符合自身實際的發展道路,更關注通過實施“一帶一路”倡議給受援國帶來經濟利益,推動其經濟社會發展,正因此,“一帶一路”倡議得到越來越多的國家響應。

  通過對俄羅斯和中國對外援助相關信息的整理和分析,我們得到一些新啟示:第一,與中國相比,俄羅斯向經合組織發展援助委員會提供了援助數據(雖然只是匯總),這表明俄羅斯將選擇更多地與經合組織開展合作,并積極參與國際發展援助活動,俄羅斯在該領域的國際影響力還將進一步提升,中俄兩國在國際發展援助以及相應國際事務中可以合作并相互配合的機會也將更多一些。第二,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國際影響力的上升,外國研究機構和研究人員對中國對外援助項目的關注度在上升,即便其不公布具體數據,但其統計和資料整理還會越來越精深。如,紐約大學瓦格納研究中心以及威廉瑪麗學院AiDData數據庫等機構的研究項目就有為美國重要外交決策提供信息和分析支持的功能。正是基于其數據和研究成果,美國政府和企業開始更多地對亞非地區開展投資,以抗衡中國在該地區不斷擴大的影響力。同時,AiDData數據庫沒有關于俄羅斯對外援助項目的研究。這說明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對中國對外援助的關注程度遠遠大于俄羅斯。西方國家通過中國對外援助的量化指標來判斷中國對外援助的地緣政治目標和戰略意圖,并從民主、人權、民族、經濟等方面對中國橫加指責,拋出“債務陷阱”“外交忠誠”“環境污染”等諸多說法,詆毀中國的國際形象。問題的實質并不在于對外援助本身,而是西方國家認為,中國的發展、中國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擴大對西方國家構成了威脅。同樣,盡管西方國家沒有收集起俄羅斯對外援助的完整數據,也沒有專門設立俄羅斯對外援助數據庫,甚至有人強調,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矛盾是西方文明內部的矛盾,與中國相比不大。但是,從近年來俄美在敘利亞以及中東地區的沖突就可以看出,只要涉及地緣政治、地緣戰略利益,西方國家同樣會繃緊神經,直接出手。所以,西方對俄羅斯的關注與不關注,其矛盾大小,主要也是取決于與俄羅斯之間的地緣政治沖突情況。就此意義上,中俄兩國在對外援助領域還有很大合作空間。畢竟,作為“新興援助國”,兩國本身同為發展中國家,自身需要發展,也需要把自身發展與外部發展、共同發展結合起來。兩國都要解決好自身問題:中國要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俄羅斯要解決國家經濟轉型、整體國力亟待提高的問題。盡管側重點不同,但是發展的任務同樣艱巨。正因此,近年來兩國關系始終保持在歷史最好水平,關系愈趨成熟穩定,“中俄關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組雙邊關系,更是最好的一組大國關系。一個高水平、強有力的中俄關系,不僅符合中俄雙方利益,也是維護國際戰略平衡和世界和平穩定的重要保障”。兩國在“一帶一盟”框架下的合作,不僅對雙方經濟發展有利,也是世界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同時,兩國都需要在國際發展援助領域加強管理,增加透明度,及時讓國際社會了解兩國在對外援助領域的積極作為,增強在國際舞臺上的話語權。

  (本文作者李燕: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員,史學博士;杰尼斯.杰戈捷廖夫(Д.А.Дегтерев):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國際關系理論與國際關系史教研室主任,經濟學副博士;阿.特魯索娃(А.А.Трусова):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國際關系理論與國際關系史碩士研究生;馬.切爾尼亞耶夫(М.С.Черняев):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國際關系理論與國際關系史碩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