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西甲logo
西甲logo
論文與報告
俄羅斯的國際議題設置與解析
2019-11-11 21:52:00

本文發表于《俄羅斯東歐洲中亞研究》2019年第5期

  俄羅斯的國際議題設置與解析

  賈中正 歐陽向英

  一、為什么要設置國際議題?

  議題和議程設置屬于傳播學范疇。議題的使用范圍廣泛,凡可以被議論的主題都可稱之為議題,不一定要受依法依規的嚴格限制。一般情況下,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組織、國家機構層面需要通過會議來討論決定的事項,都可以叫“議題”。議題是公共政策的前身,整個議題的變化就是圍繞事實、價值觀、政策和行為展開。在外交場合,議程是一次會議上所要討論的問題及其進行程序,而會議上所要討論的一個個問題,便是議題(也稱議程項目agenda item)??梢運?,議程是議題的總和,但同時又反映討論的順序及議題的相互聯系。議題設置比議程設置外延要小得多。成熟的國際組織均有自己較為固定的議事程序和投票規則,一國難以在程序設置上主導或有所突破,因此我們采用“議題設置”的說法。

  政治學與傳播學的結合是從二戰結束后開始的。美國政治傳播學者丹·尼謀(Dan Nimmo)和凱恩·桑德斯(Kane Sanders)指出,“政治傳播學”產生于1950年代。[1]克羅斯尼克與金德(Krosnick& Kinder,1990)的研究表明,媒介對政治事件的報道能夠對人們的思想和判斷產生預示作用,從而在長期博弈中對非直接利益相關者的判斷和決定產生影響。[2]在西方,政治傳播研究非?;鈐?,美國的國家傳播學會、政治學學會等均設有政治傳播學部。在中國,傳播學屬于新興學科,而政治傳播學又發展相對滯后。這使得我們國家對內宣傳政治主張,對外塑造國家形象,或駁斥“中國威脅論”,應對西方在民主、人權、西藏、新疆、臺灣等問題上的指責時,在議題設置和宣傳手法上顯得不夠專業。往往花費甚多,卻收效甚少,難以扭轉西方民眾在多年輿論攻勢下形成的刻板偏見。在國際社會,議題設置考驗著一個國家的外交軟實力。W. 李普曼說,“議題設置的意義在于,它關乎國家的外交問題意識和外交思維方式”。[3]當一個國家的外交部門能夠推動國際組織或國際社會對所有外交事務中最受本國關注的事項予以討論,或納入國際組織議事日程,使本國的意見和建議得到充分表達時,國家間通過國際制度或非制度的安排努力達成一致才具有了可能性。從某種角度看,這一過程充滿主動性和定向性,但由于直接利益相關者的存在,尋求完全的立場一致是困難的,更多的時候是求同存異。這并不削弱議題設置或政治傳播的功能性,相反,這體現了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

  國際民主是中國共產黨人的一貫主張?!霸詮使叵瞪?,各國都應該是民主的國家,并發生民主的相互關系,我們希望外國及外國朋友以民主態度對待我們,我們也應該以民主態度對待外國及外國朋友?!盵4]從歷史上看,不同制度類型的國家可以和平共處,其基礎就是國際民主原則。一旦這個原則被打破,霸權主義和單邊主義占了上風,世界就有可能陷入反復的博弈與動蕩之中。然而,我們也應看到,國際秩序不是一成不變的,舊的秩序總是面臨著新的挑戰,關鍵就是如何在動態運行中保持均勢和平衡。在各國絕對實力仍有很大差別的情況下,指望國際民主由天而降是不可能的,但這并不意味著弱小國家就喪失了奮斗的信心和勇氣,而是恰恰相反,更加激勵發展中國家為捍衛自身權益作出不懈努力。如果傳統的中心國家完全不考慮中心-邊緣國家和邊緣國家的利益訴求,即使已經取得了階段性勝利,其勝利也必然是暫時的。正如斯大林在《俄共(布)第十四次代表會議的工作總結》中指出的,革命運動的每一次退潮都不會是革命的毀滅,而是醞釀著新的革命浪潮。新興國家的崛起意味著它們要承擔更多的國際義務,也必然擴大自己的國際權利,推動既有國際框架作出調整,使其向更公平公正方向發展。協調和制衡在這個過程中起著重要的作用。協調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通過連續性地設置國際議題,說服其他國家尊重并考慮自己的利益和感受,而當說服無效時,不排除單獨采取行動,或聯合幾個國家共同行動,對中心國家予以制衡。無論協調前還是制衡后,都需要通過設置國際議題來凝聚更多共識。作為外交大國強國,俄羅斯在設置國際議題上有著豐富的經驗。冷戰期間,在與西方大國的直接對抗中俄羅斯曾設置過許多針鋒相對的國際議題,蘇聯解體后,隨著國際地位和影響力明顯下降,俄羅斯在與西方大國的結構性沖突中處于防守地位,諸多國際事務的決定權不在俄方。即便如此,俄羅斯仍積極爭取并捍衛自己的話語權,議題設置和引領話語的能力仍然較強。研究俄羅斯設置國際議題的規律和特點,既有助于理解俄羅斯在各種國際場合表達的主張背后的蘊涵,也有助于提升中國主動設置國際議題的能力,為中國和平崛起塑造一個良好的外部環境,也為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進入新階段打下堅實基礎。

  二、俄羅斯的國際議題設置

  為了維護國際秩序的穩定,尋求國際主要力量的平衡,俄羅斯在外交實踐中特別強調聯合國、國際機制和國際法的權威地位和作用。俄羅斯認為,強有力的聯合國是健康的國際關系的基礎,在維護世界和平、解決經濟和社會問題、促進人權事業發展中的作用不可替代。俄羅斯贊成對聯合國進行改革,但認為改革只有在會員國盡可能達成最廣泛的協議基礎上才能進行,反對將改革本身視為目的。俄羅斯主張通過政治協商解決沖突,強調?;と巳ǖ幕疃σ怨膠拖嗷プ鷸氐畝曰拔疤?,聯合國的議題應有助于各國的團結,而不是產生新的分歧。在本部分,我們對21世紀以來俄羅斯在國際機構,如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安理會和人權理事會中,設置的重要國際議題進行歸納總結,以便更好地理解俄羅斯進行議題設置的原則與方法。

  第一,強調主權平等,反對國際霸凌。俄羅斯一向認為,單邊主義和霸權主義在未來新的世界秩序中沒有立足之地,要想有效應對全球性挑戰,各國必須在平等、互利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通力合作,采取共同行動。2016年9月23 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聯大一般性辯論中發表主旨演講,就敘利亞和烏克蘭沖突局勢、國際反恐行動、核不擴散與核裁軍、氣候變化等廣泛議題闡述了俄方的立場和觀點。他強調指出,國際社會從單邊主義和雙邊主義國際秩序向以多元中心和民主體系為基礎的新的國際關系過渡進程中面臨諸多挑戰和威脅。有必要改變國家間交流溝通的理念,消除任何旨在干涉他國內政或將自己的發展模式強加于其他國家和民族的企圖。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在一些西方國家“政治精英”的頭腦中,扶植親信、個人至上、排除異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思想根深蒂固,由此損害了促進公正和公平合作的努力。美國及其盟友一意孤行推行錯誤且危險的單邊主義,來應對復雜棘手的國際沖突和?;?,必然會破壞世界和平穩定的基礎。近期爆發的烏克蘭沖突即是典型案例,一些別有用心的國家試圖借助此次?;詞迪值卦嫡文勘甑囊靶??!八卸鏌宦善降?,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加平等”,此類“雙重標準”不可接受,而且對別人“指手劃腳”、為自己保留繞過安理會實施單邊冒險行動的權利、總是拿著“自由和平等原則”批評其他國家的做法并不妥當。世界上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政治制度與發展模式,各國人民都應享有權利和機會來自主選擇和決定最適合本國的發展方式和道路。

  第二,通過政治談判解決分歧,反對以暴力手段瓦解或顛覆一國政權。俄羅斯主張維護二戰后建立的國際秩序,反對非法推動國家政權更迭,認為這是對國際法基本原則的挑戰。俄羅斯反對科索沃獨立,認為“宣布和承認獨立將導致損害國際法的所有基本原則,這些原則是經過極大的困難、通過戰爭與血在歐洲得以實現的。它將損害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作為基礎的原則以及聯合國憲章的原則?!盵5]在烏克蘭?;?,俄羅斯指責歐洲國家支持烏克蘭政權的“暴力性和非憲法性的更迭”。俄羅斯認為,在發生嚴重政治分歧的情況下,所有的政治力量都應當參與憲法改革,改革結果通過公民投票來決定。[6]針對烏克蘭東部持續的暴力行為,俄羅斯提出四點建議:首先,安理會應當對由于密集的戰斗行動和破壞民用基礎設施而造成的不斷增長的平民傷亡深表關切;第二,安理會應當對旨在解決烏克蘭國內?;墓式ㄒ楸硎局С?,也即,支持2014年4月17日通過的日內瓦聲明和7月2日通過的柏林共同宣言;第三,安理會應當對烏克蘭沖突相關方做出具有權威性的表述,要求其停止暴力并全面執行上述建議;第四,安理會應當呼吁相關方通過接受特別監督特派團的核查以協助解決當前沖突。為協助解決烏克蘭?;?,結束該國持續的暴力,俄羅斯允許烏克蘭將邊境人員部署在俄羅斯境內的兩個過境點,還允許歐安組織的監察人員前往上述兩個過境點進行監督。[7]在敘利亞問題上,俄羅斯持續為通過政治手段解決敘利亞沖突做出努力,推動敘利亞化學武器問題以一種專業的方式根據實際情況迅速得到解決。俄羅斯支持阿拉伯倡議和阿盟觀察員,支持科菲?安南倡議和派遣聯合國觀察員。[8]俄方呼吁所有外部力量遵守國際法,尊重國家主權以及不干涉內政的原則,通過和平方式化解敘利亞?;?。參與推動成立“國際敘利亞支持小組”,使敘利亞人民通過包容所有民族和宗教團體的對話自主決定自己國家的未來。俄羅斯提議,外部勢力應當鼓勵敘利亞人達成協議,避免對目前進程預先確定結果,從而破壞這一進程。如果以和平的方式通過對話和社會的演變,而不是通過武力解決問題,敘利亞的過渡將會富有成效。以外力對任何中東和北非國家強加一種模式或是社會變革的做法只能阻礙其政治和經濟實現現代化。國際社會應當作出努力,使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團結起來,共同打擊恐怖主義。[9]為了促成在敘利亞境內所有沖突方之間建立直接政治對話的必要條件,減少暴力防止平民傷亡以及提供暢通無阻的人道主義準入,俄羅斯與土耳其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并最終促成敘利亞交戰各方從2016年12月30日0時0分起在全國范圍?;?。俄土兩國還承擔起敘利亞?;鷸貧缺Vす囊邐?,建立相關機制以保證各方遵守?;鸚?,對違規行為進行監測和問責,并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解決各方之間關于遵守?;鷸貧惹榭齙姆制?。[10]

  第三,維護和平體系,反對核擴張。在解決諸如防止核武器擴散等全球性問題時,俄羅斯認為,僅僅憑借威懾、制裁或者在戰略地點部署導彈防御系統等辦法,只能導致緊張局勢的持續升級。[11]俄羅斯反對美國單方面宣布退出《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與美利堅合眾國關于銷毀中程和中短程導彈之條約》(以下簡稱《中導條約》),但在反對無效后,采取了堅決的反制措施,對等地宣布退出《中導條約》,“直到美國修正此前其違反上述條約的行為或者待條約到期失效”[12]。俄羅斯作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締約國,在處理核武器相關問題上反對對朝鮮和伊朗實行單邊制裁,認為如果現在退出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加德國同伊朗簽署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將會向朝鮮傳達一個錯誤的信號,使它覺得繼續尋求核武器才是上策。中俄兩國就此提出的和平解決方案和路線圖應該得到包括美國在內各方的充分考慮。[13]在朝鮮問題上,俄羅斯譴責朝鮮開展核試驗的做法,但不希望朝方的舉動被用作增加朝鮮半島軍事活動的借口。俄羅斯認為,應維護東北亞地區的和平體系,這一體系應當以所有相關方安全平等的原則為基礎,并符合有關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國際承諾。俄羅斯敦促朝鮮停止非法行動,遵守安理會相關決議,徹底放棄核計劃和導彈計劃,返回《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和國際原子能機構保障監督機制內。[14]

  第四,加強國際合作,打擊恐怖主義。俄羅斯一貫主張廢棄雙重標準,不能將恐怖主義分子分成好的或壞的,而是對任何形式的恐怖主義都要予以嚴厲打擊。國際社會應致力于解決恐怖主義的深層次、根源性問題,而避免只是解決表面“癥狀”。在有關國家對伊拉克進行干涉以及向反阿薩德政權極端主義分子提供支持后,外國恐怖主義戰斗人員問題變得更加嚴重,這些人加入中東、非洲國家以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邊界地區的恐怖組織進行作戰。國際社會必須以綜合方式解決以上問題,包括資金、管理、社會和意識形態方面,同時還應該尊重國家主權。在反恐問題上應加強國際合作,“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意識形態及其屠殺無辜人員的非人道行為并不是中東和北非地區所面臨的唯一威脅,應該從各個層面綜合看待恐怖主義問題。國際社會應在聯合國的支持下,建立一個具有代表性的論壇,由該地區所有國家、非洲聯盟、阿拉伯聯盟、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以及其他利益攸關方組成,就解決長期存在的沖突等議程進行探討,特別是巴以沖突問題。巴勒斯坦問題長期得不得解決被廣泛認為是使恐怖主義得到道義支持和招募新成員的一個主要原因。[15]俄羅斯堅決反對以色列在被占巴勒斯坦領土開展的定居點活動,對以色列宣布在備受爭議的E1地區修建定居點以及停止向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轉交稅收等做法表示嚴重關切,敦促以色列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巴以和談的障礙,為重建互信、早日重啟和談創造必要條件。希望相關方能夠以聯合國相關決議、以土地換和平原則、阿拉伯和平倡議以及中東和平路線圖為基礎,通過政治談判解決分歧,最終實現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與以色列國和平共處的兩國方案。[16]2015年10月23日包括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美國國務卿克里、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以及代表潘基文秘書長的聯合國中東和平進程協調員姆拉登諾夫在內的中東問題四方代表在維也納舉行會議并發表聲明,對巴、以之間持續的緊張局勢深表關切。四方代表呼吁雙方保持克制,避免采取使局勢進一步升級的言行,并恢復“兩國解決方案”的政治談判。四方代表同時鼓勵以色列與約旦合作,以言論和行動維護耶路撒冷內圣地的現狀。呼吁巴、以雙方采取具體行動,展示其承諾,為包括耶路撒冷在內的解決最終地位問題的兩國方案的談判恢復信心和希望,并結束1967年開始的領土占領。[17]

  第五,支持?;と巳?,反對借口人權施加政治壓力。在聯合國框架下,俄羅斯遭到過無數次人權指責,包括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公署對俄羅斯檢查總長烏斯廷諾夫反恐建議的批評,[18]聯合國獨立人權專家對2012年《俄羅斯非營利組織法》修正案的嚴厲批評,[19]以及西方對俄羅斯2015年5月出臺的《不受歡迎組織法》的批評等等。對此,俄羅斯的態度是不僅堅決反對任何針對平民的暴力行為,而且也反對為支持內部沖突的一方,動用外部武裝干涉的行為。人權問題不能由任何人獨家掌控,這一工作應當以一種建設性的、能使所有國家都能夠獲益的方式,由世界各國共同完成?!拔頤遣恢С紙巳ɡ硎祿嶙湮┘誘窩沽Φ墓ぞ?,將國家分為‘好的’和‘壞的’、‘導師’和‘學生’或者淡化聯合國主要人權機構的政府間特質?!盵20]俄羅斯無法接受一些國家試圖左右人權理事會的決定,將人權問題政治化的做法。這些國家一方面不能容忍對其人權狀況的批評,另一方面卻試圖根據自身的意愿和政治目的,選擇性地對待人權監測的對象。他們極力試圖壟斷國際社會在人權問題上的決定,將這些決定政治化并用于施加政治壓力,俄羅斯對此不予支持。俄羅斯不僅反對把針對俄羅斯的人權問題政治化,也反對針對其他國家的政治化。如2012年7月6日人權理事會第20次?;嵋?1票贊成、3票反對和3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美國等國提出的一份對敘利亞境內的暴力及侵犯人權行為予以譴責的決議草案。俄羅斯、中國和古巴認為這份決議草案的內容不夠平衡和客觀,因此投了反對票;印度、菲律賓和烏干達棄權。俄羅斯代表指出,這份草案一味指責敘利亞政府,卻對反對派和恐怖主義組織的行為不置一詞,是有失偏駁的。當俄羅斯提出對草案內容進行修正,加入譴責恐怖主義行為的內容時,卻遭到美國及其盟友的拒絕,俄羅斯對此感到遺憾。[21]2016年10月21日,人權理事會就敘利亞問題,特別是阿勒頗局勢舉行特別會議,譴責敘利亞人權狀況。決議草案由英國等國提出,盡管俄羅斯就此提出五個修正案文,但均遭否決。最后決議以24票贊成、7票反對和16票棄權的結果獲得通過。俄羅斯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布羅達夫金(Alexey Burodavkin)對人權理事會舉行這一特別會議提出批評,但表示阿勒頗局勢的確應該引起人們的嚴重關注。俄羅斯認為,決議的發起者在試圖避免恐怖主義者成為被打擊的目標,以使他們得到重組,在敘利亞領土上繼續實施攻擊和野蠻行徑。[22]對于朝鮮與俄羅斯2016年簽署的新引渡協議,聯合國朝鮮人權狀況問題特別報告員達魯斯曼表示震驚,并強烈呼吁俄羅斯遵守不驅回的原則,不要對條約予以執行。[23]人權理事會還呼吁有關各方在人權領域向烏克蘭提供幫助,呼吁烏克蘭政府繼續加強對所有人的人權?;?、法治和民主改革,強烈譴責“非法武裝組織”所實施的暴力和侵權行為,呼吁在包括克里米亞在內的烏克蘭全境?;に腥巳?。俄羅斯代表在投票前所進行的解釋性發言中表示,俄羅斯對于烏克蘭的局勢和侵犯人權的狀況,包括生命權,包括新納粹主義和仇外行為深為關注,但人權理事會再一次被利用作為達到政治目的的工具,這違背人權理事會的原則。[24]2018年6月19日,美國宣布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而俄羅斯隨即申請加入人權理事會,意味著美俄在人權領域的斗爭將從聯合國框架下轉移。

  三、俄羅斯的國際議題解析

  俄羅斯是聯合國大會的成員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之一,還是經濟及社會理事會理事國之一、托管理事會成員國之一、國際法院法官派出國之一。聯合國主要機構領導下的幾乎所有重要的委員會都有俄羅斯的參與,俄羅斯也充分利用聯合國作為實現大國復興的重要舞臺,把與聯合國的關系放在俄羅斯外交戰略頭等重要位置。21世紀以來,俄羅斯積極參加聯合國框架內各種國際組織的活動,尤其重視參與經社理事會有關經濟救援、發展援助、信息技術、國際發展合作的系列議題和活動,拉近了與歐盟等其他許多國際組織之間的關系,為本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爭取了更多的外交資源,大大提升了自己的“軟實力”。此外,俄羅斯還在其他數十個全球性政府間國際組織中設置議題,發揮作用。這些議題的設置有共性,也有符合某個國際組織定位的特性,但最終目的都是服務于俄羅斯的外交戰略。

  首先,俄羅斯的國際地位和國際利益訴求決定其在國際組織中的立場。俄羅斯外交的首要目的是為國內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普京提出,“要優先考慮的任務是,在俄羅斯周圍建立穩定的、安全的環境,建立能夠讓我們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和資源解決國家的社會經濟發展任務的條件”。[25]為此,普京摒棄了意識形態標準,采取了現實主義的外交策略,積極為俄羅斯的崛起創造良好的國際環境。從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俄羅斯外交策略的核心是發展與西方大國,特別是美國的關系。這一時期,積極謀求與西方關系的改善,爭取得到西方的資助以幫助俄羅斯完成經濟社會轉型,在非核心利益問題上不強出頭,正是這一外交思想的反映。然而,即便做了很多讓步,俄羅斯始終被視為“異類”,[26]不能被西方真正接納。俄羅斯的轉型不僅沒有換來大量的經濟援助,就連俄羅斯的市場經濟地位也不被認可,美國仍以冷戰時期制定的杰克遜法案制約俄羅斯。俄羅斯對西方的期待不斷落空。正如某些學者指出的,“在俄羅斯與西方交往中還存在著愿望與能力的不對稱性問題,不僅在西方,而且在俄羅斯國內,對于俄羅斯是否具有與西方平等對話的能力產生了很大的懷疑”[27]。隨著自由主義式微以及俄國內對“大西洋主義”反思的不斷深入,普京政府采取了調整外交重心的系列措施,積極的亞洲外交令世界矚目。中俄戰略協作伙伴關系進一步深化,俄日在建設性伙伴關系基礎上謀求新的合作方式,俄韓全面合作伙伴關系促進了兩國經貿發展,俄朝關系正?;⒉餃肓誦碌姆⒄菇錐?,俄蒙始終保持友好互助伙伴關系。俄東北亞戰略極大地緩解了美國在該地區對俄羅斯的擠壓,具有新特色的歐亞主義外交成為普京時代俄羅斯外交的明顯特征。

  蘇聯解體后,雖然俄羅斯部分完成了制度轉型,卻也付出了巨大代價。20世紀90年代,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下降55%,實際人均收入下降80%,制造業大為衰落。用普京總統的話說,俄羅斯近兩三百年來首次真正面臨淪為世界二流國家,抑或三流國家的危險。進入21世紀后,俄羅斯加強國家管控力,經濟社會呈現良性發展勢頭。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和2008年爆發的兩次全球性金融?;?,俄羅斯經濟也遭受強烈沖擊,但其通過出臺各種應對措施,在較短時間內成功應對了挑戰,避免經濟持續惡化。[28]目前,盡管歐美制裁和油價波動給俄羅斯國民經濟帶來不少的負面影響,但俄羅斯面臨的真正?;醋云淠誆?,具有內生性的特征,主要表現為國內經濟結構畸形、產業部門勞動生產率較低、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品較少、金融環境有待完善、創新機制明顯不足等。如果這些問題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俄羅斯經濟將始終面臨增長放緩的風險。俄羅斯加入各國際組織的首要任務就是為自己能更好地進入世界市場創造有利條件,如它利用擔任APEC、G20、SOC輪值主席國的身份,積極呼吁和推動世界經濟格局調整,從國內國際兩方面創造有利條件,推動俄羅斯向現代化全面轉型。俄羅斯還積極倡導推動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率先提出建立新的世界貨幣——超國家主權儲備貨幣,以減少對美元的依賴,表現出參與全球經濟治理和構建國際金融新秩序的強烈愿望。通過推進金融改革來構建更具彈性的金融體系,實施激進的結構性改革以提振經濟等。俄羅斯除了密切關注國際金融形勢的變化,還更加關注各國在貨幣政策方面的國際合作,它主張繼續推進由市場決定的匯率體制改革,堅決抵制競爭性貶值,反對各種形式的?;ぶ饕?。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俄羅斯支持在遵照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目標、原則和規定的基礎上,繼續就氣候變化融資問題交流經驗、深化合作。

  其次,全球范圍內俄美矛盾是難以回避的話題。這一矛盾肇始于蘇聯時期,在不同階段時有緩和,但結構性矛盾延續至今。冷戰開始后,兩個超級大國展開了全方位的競爭,但地位并不是完全平等的。戰后初期,美國集中了全世界資本總額的3/4和工業生產能力的2/3,牢牢占據著資本主義世界經濟的統治地位,并成功將經濟實力轉化為巨大的軍事優勢,不斷擴展政治資源,獲得了國際關系的支配地位。在美國及其盟國看來,社會主義蘇聯無疑是異己,必然成為其遏制和打擊的目標。從杜魯門時期開始,美國就從政治、經濟、軍事、輿論宣傳等各個方面全方位擠壓蘇聯的生存空間。盡管尼克松執政期間對蘇聯的遏制有所緩和,但卡特任內又宣布將美國拉回到“硬遏制”的軌道上來。蘇聯認為,在一個“無法容忍的世界秩序里,根本不存在根據是非曲直作出抉擇的可能”[29],美國“企圖用暴力、收買、經濟滲透把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世界各國”[30]。為了與美國對抗,蘇聯積極發展本國經濟,組建社會主義陣營,倡導平行世界,努力擴大勢力范圍,以保障國家安全。與此同時,蘇聯領導人認為與美國長期共存和相互競爭是歷史性的,必要時可以尋求有利于雙方發展的結構。這一進程到20世紀70年代取得了明顯進展,《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等條約簽署和熱線開通使美蘇關系大為緩和。1990年11月19日,二戰后兩大軍事集團簽署第一個常規裁軍條約《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由于其中規定“不對等裁減”原則,意味著蘇聯作出了重大讓步。1995年,俄方提出條約“不符合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利益”,要求西方國家必須同意修改有關條文,否則俄將“被迫退出條約”。此后,隨著全面倒向西方的政策被逐步調整,俄羅斯改變了以前與美國單獨談判并尋求妥協的做法,更強調在聯合國框架下化解國際沖突,堅持動用武力必須經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授權。至于命運多舛的歐安條約,盡管俄羅斯曾批準了1999年歐安組織首腦會議通過的《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修改協議》,但到2007年7月14日,隨著北約不斷東擴和美國計劃在捷克和波蘭部署導彈防御系統,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暫停執行《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及相關的國際協議,并于2007年11月30日簽署了暫停執行《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的聯邦法案。

  審視美國的對外政策,俄羅斯在其中始終占據重要位置,即使在它國力最衰落的20世紀90年代也是如此。按照安琪拉·斯登特的說法,美俄關系經歷了四次重啟。第一次從老布什總統任期的最后一年開始,這次很短暫且屬于局部重啟;第二次是比爾·克林頓總統發起的,想要重新設計整個俄美關系;第三次是弗拉基米爾·普京主動提出的,希望俄羅斯成為美國的正式伙伴;第四次是奧巴馬總統發起的,旨在改善格魯吉亞戰爭后跌到谷底的美俄關系。[31]循著這個脈絡,我們或可將2018年7月16日特朗普與普京在芬蘭會晤,稱之為第五次重啟。盡管在“通俄門”的巨大壓力下,“特普會”注定難以取得實質性成果,但美俄關系多次重啟的經歷已然證明這種聯系在兩國外交戰略中的地位和重要性。俄美戰略博弈是俄羅斯外交自始至終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問題,北約東擴、烏克蘭?;托鵠俏侍獾鵲卦嫡蔚謀澈蠖加忻攔糝普鉸緣撓白?。正因于此,俄羅斯設置的諸多國際議題都與美國針鋒相對,這也是兩國博弈框架下的必然結果。

  再次,中國是俄羅斯“東向”戰略的有力支撐。關于俄羅斯向何處去,在俄國內有歐亞派、西方派和斯拉夫派三種主張?!靶攣骰傘敝髡漚⒋永鎪貢鏡椒銜炙雇鋅說摹芭分藪蠹彝ァ?,這一概念早在1987年由戈爾巴喬夫在《改革與新思維》中明確提出,并在蘇聯解體后得以延續。俄羅斯一度將加入歐盟作為自己的目標,2001年歐盟委員會主席普羅迪也曾建議雙方建立歐洲共同經濟空間。但是俄羅斯很快發現,歐盟啟動的是一項向后蘇聯空間擴張的計劃,目的是蠶食俄羅斯的勢力,甚至將其變為附庸。到2008年俄格戰爭之后,事實已經變得非常清楚,大歐洲違背了俄羅斯的國家利益,不可能再繼續推進下去。此后,俄羅斯調整了外交政策的優先事項,開始推動與原蘇聯空間各國的一體化進程。此時,歐盟與俄羅斯分裂的苗頭已經出現,裂隙首先出現在俄羅斯經濟最為倚重的能源領域。2009年,歐洲理事會批準了第三次能源改革方案,內容包括實現有效的輸送網絡拆分、建立監管框架、網絡準入及提高透明度等,大部分條款從2011年起開始執行。歐盟能源改革提出能源多樣化和減少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客觀上影響到油氣輸出大國俄羅斯的財政收入,作為回應俄羅斯也設置了對歐洲產品的?;ば悅騁妝誒?。2014年烏克蘭?;⑸?,俄羅斯遭受美歐的全面制裁和孤立,更加堅定了俄羅斯將國家戰略指導思想實現從大歐洲轉向大歐亞的決心。2015年9月12日,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前外長伊萬諾夫在里加舉行的第20屆波羅的海論壇年會“美國、歐盟和俄羅斯:新現實”上表示,大歐洲計劃已經毫無成果地結束了。再看索爾仁尼琴倡導的“新斯拉夫主義”,主張斯拉夫民族一體化,認為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才是具有統一的種族起源、宗教信仰和文化傳統的東斯拉夫民族“自己人”。如果將文化和精神儲備用于同化周邊地區,包括原蘇聯的12個加盟共和國,只會“消耗掉俄羅斯的民族內核”(索爾仁尼琴,1990)。在與歐洲的關系上,“新斯拉夫主義”認為野蠻移植西方文明的彼得大帝和致力于對外擴張的葉卡捷琳娜二世恰恰是俄羅斯一連串矛盾和災難的根源(索爾仁尼琴,1995)。在國家發展道路上,它既不認同蘇聯的政策,也不認同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的改革,而是強調自下而上地發揮人民的作用,走符合俄羅斯民族特點的道路(索爾仁尼琴,1998)。[32]由于“新斯拉夫主義”并未被政府實際采納,所以我們只能從思想的角度評估其地位和作用。假如俄羅斯能夠充分發揮人民的作用,調動“村社”喚起的愛國主義情感,那么對于斯拉夫民族的團結統一是有益的,至少俄羅斯不致繼續分裂下去,與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關系也會比現在融洽得多。但是在全球化時代,脫離實際經濟利益和地緣政治,企圖借助共通的民族心理找到一條“純凈的斯拉夫化道路”是逆向的,也是徒勞的。這種背景下,歐亞主義把歐亞洲作為一個統一的精神文化空間,既反對將“斯拉夫性”特殊化,又反對照搬西方的一切,就前所未有地占據了上風,為俄羅斯“東向”戰略奠定了基礎。

  2016年6月,普京提出大歐亞伙伴戰略,代替原來的大歐洲和融入歐洲戰略,是俄羅斯外交戰略的重要調整。大歐亞伙伴關系并不只包含中國一個方向,但中國無疑是其中最重要的方向之一。中俄就一些基本原則逐漸達成共識,即主權平等、不干涉內政、尊重各國發展道路選擇、尊重各國文化傳統、包容互鑒、互利共贏,與此同時,主張現有各種一體化和合作機制實現對接。[33]2016年6月25日,俄羅斯與中國簽署“關于促進國際法的聯合聲明”,雙方重申了遵守相關國際準則的承諾,強調主權平等以及不干涉他國對內與對外事務的原則應成為國際社會所有成員建立平等和不可分割的安全與經濟合作共同空間的基石。中俄在國際政治上的共同立場,使得中俄在國際事務中的協同性大大增強。兩國在國際組織中相互支持,在議題設置上相互呼應,為提升兩國的國際地位、維護共同利益和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

  最后,俄羅斯在國際安全領域的議題設置有鮮明特點。冷戰結束并沒有完全消除分裂與對抗,極端民族、宗教和恐怖主義組織繼續開展違法活動,破壞俄羅斯聯邦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使其國內政治形勢動蕩不安。外國或得到外國支持的組織忽視或損害俄聯邦利益,阻止俄羅斯實現大國復興。21世紀以來,俄羅斯將“務實”、“均衡”和“多極化”作為軍事外交的指導方針,推行新的核遏制和威懾戰略,其目的就是維護國家利益,提升大國地位,取得國際安全領域更大話語權。在國際安全領域,俄羅斯為自己聲張權利和解除對手武裝的手段主要有如下幾種。

  一是運用新概念,如“?;さ腦鶉巍?,在人權和主權間找到有利于己方的切入點。2004 年,聯合國“威脅、挑戰和改革問題高級別小組”的報告首次采納了“?;さ腦鶉巍備拍?。在俄格戰爭和俄烏沖突時期,俄羅斯都使用過“?;さ腦鶉巍備拍?,借用?;じ玫厙礪匏谷說睦孀魑約撼霰睦磧?。俄格戰爭爆發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解釋出兵的原因時說:“我們是在幫助弱者,幫助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免受薩卡什維利的沙文主義和帝國主義的侵害”,因此,“俄羅斯成為捍衛新原則的第一個國家,這些原則包括人的安全和?;さ腦鶉?,這種捍衛不是在破壞國際法,而是建立在國際法的基礎上。這是不得不采取的措施,戰爭是無法選擇的”。[34]俄烏沖突期間,俄也對在烏俄羅斯族的“少數民族權益”問題表示擔憂,在克里米亞“公投”以順應民意等,而這些概念都是西方社會常用的。俄羅斯熟練運用西方語言,將自己的權益和主張打包到一個“合理合法”的框架內,是很高明的。

  二是主張國際行為要遵守國際法,個別國家的行為應受到國際組織的約束,在法律框架下進行。俄羅斯曾多次批評美國充當世界警察的角色,在舉證不足且缺乏程序正義的情況下,繞過聯合國安理會對其他國家實行軍事打擊,是典型的霸權主義,是嚴重違反國際法的行為。無論美國認為自己的行為多么“政治正確”,超越國際法之上濫用武力都不能讓其占據道德高地,只會讓涉事國反感。這種積極爭取與美國對立的涉事國的信任和支持,建立反美統一戰線的做法,為俄羅斯外交日益走上強硬路線提供了國際保障。

  三是指控對方沒有采納己方的修改意見。這是俄羅斯經常使用的手法,往非盟友的提案中“摻沙子”,對方如若持有異議,俄羅斯則會投出反對票。如2012年2月16日聯大就阿拉伯國家提出的敘利亞問題決議草案進行表決,俄羅斯投反對票的理由是提案國未采納俄羅斯提出的草案修改意見。丘爾金說:“俄羅斯提出的最重要的修改意見要求所有反對派不要同實施暴力的武裝團體發生聯系,要求這些武裝團體停止襲擊居住區和國家機構,正如政府軍必須停止炮轟城鎮、從人口密集地區撤出一樣。但我們的修改建議沒有被采納。俄羅斯沒有其它選擇,只能投反對票?!盵35]

  四是攻擊對手的行為能力。2014 年 7 月 18 日,在安理會就馬航墜機事件舉行的會議上,俄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丘爾金指責烏克蘭政府未能盡早關閉沖突區域的領空,并強調在公正地調查得出結論前不能預先判斷調查結果。丘爾金指出,根據國際標準確保民用航空對某區域空間的安全和有效使用是一個國家的責任,而且根據國際法,一個國家是能夠及時關閉一個危險區域的領空的。他強調,在對這起悲劇性的墜機事件進行調查的同時,也應當對烏克蘭航空當局是否履行自己責任進行調查。[36]當國際社會主張對馬航墜機一事進行調查時,俄羅斯用烏克蘭領土上曾發生過類似事件,但因烏克蘭調查不力導致最后不了了之的既往事實,堅決主張烏克蘭不能被賦予調查的領導責任,從而剝奪了烏克蘭在此事上的主導權。

  五是動用安理會的一票否決權。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俄羅斯對違背自己重大利益的議題堅決使用一票否決權。雖然一方面這會導致安理會形成決議的效率低下,但另一方面,美國又何嘗不是對俄羅斯的不同主張堅決行使一票否決權,從而導致安理會決策效率低下呢?烏克蘭?;⒑?,針對烏克蘭在安理會提出的各項決議草案和各種訴求,尤其是烏克蘭提出廢除俄羅斯一票否決權的提議,俄羅斯動用了一票否決,否決了該提議。盡管此舉被媒體大肆報道并傳為笑談,但俄羅斯的做法符合程序規則,無可詬病。

  六是擅于“聲東擊西”,另辟蹊徑。由于綜合國力的下降,在諸多國際事務上俄羅斯已難以與美歐直接正面對抗,但它經?;岜蓯稻托?,通過回避不利于己的領域,并同時開辟自己擅長的領域或議題,來為自己贏得先機。如在美歐對俄制裁逐步升溫之際,俄羅斯突然宣布出兵敘利亞進行反恐,并與美國商談有關合作,從而打開了被西方圍追堵截的局面。在烏克蘭?;砩賢绱?,盡管俄羅斯收回克里米亞的行為不被西方國家所認可,但對俄羅斯而言,可謂出奇制勝,具有失之桑榆、得之東隅的效果。

  綜上所述,俄羅斯在敘利亞和烏克蘭?;?、國際反恐行動、核不擴散與核裁軍、氣候變化等議題上的基本立場和觀點是反對單邊主義和霸權主義,倡議各國在平等、互利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通力合作,采取共同行動以應對事關全球的安全問題。俄羅斯堅決反對任何旨在干涉他國內政或將自己的發展模式強加于其他國家和民族的企圖,譴責一些西方國家“政治精英”扶植親信、個人至上、排除異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做法,認為這樣的后果是破壞世界穩定的基礎。俄羅斯主張所有國家的人民有權利和機會自主選擇和決定自己國家的發展方式和道路,這與中國的基本立場是一致的。在俄羅斯與中國簽署的“關于促進國際法的聯合聲明”中,雙方重申了遵守相關國際準則的承諾,強調主權平等以及不干涉他國對內與對外事務的原則應該是國際社會所有成員建立平等和不可分割的安全與經濟合作共同空間的基石。中俄兩國都認為,在解決諸如防止核武器擴散等全球性問題時,僅僅憑借威懾、制裁或者在戰略地點部署導彈防御系統等辦法,只能導致緊張局勢的持續升級。由此可見,俄羅斯在國際安全外交上有著高超的談判能力和?;餳記?,值得借鑒。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看到,俄羅斯在處理國際安全問題時有著濃厚的大國情結和民族利己主義傾向,這也使得它與格魯吉亞和烏克蘭等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難以友好相處,甚至爆發局部武裝沖突。短期來看,俄羅斯的這些做法維護了其核心利益,但從長期來看,可能對它的國際形象有所損害,進而影響其長遠潛在利益。

  [1]Dan Nimmo, K.R.Sanders, The Handbook of Political Communication,Sage Publication Inc., 1994, p.12.

  [2]參見【美】簡寧斯·布萊恩特、道爾夫·茲爾曼主編《媒介效果理論與研究前沿》,石義彬、彭彪譯,華夏出版社2009年版,第77頁。

  [3][美]羅伯特·基歐漢、約瑟夫·奈:《權利與相互依賴》,門洪華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34- 35頁。

  [4]《毛澤東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69頁。

  [5]《俄羅斯外長:科索沃獨立是對歐洲安全的一個威脅》,2008 年 2 月 12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08/02/89962。

  [6]《俄羅斯指責歐洲國家支持烏克蘭政權的“暴力和非憲法性更迭”》,2014 年 2 月 24 日,聯合國官網https://news.un.org/zh/story/2014/02/209902。

  [7]《俄羅斯向安理會散發解決烏克蘭?;牡闃髡?呼吁各方?;鷸貢?,2014年 7 月 11 日,聯合國官網https://news.un.org/zh/story/2014/07/217482。

  [8]《敘擬簽署<禁止化學武器條約>聯合國及美俄表示致力政治解決沖突》,2013 年 9 月 13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3/09/200 902。

  [9]《敘利亞問題會議:俄羅斯外長呼吁外部力量遵守不干涉內政原則》,2014 年 1 月 22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4/01/207992。

  [10]《安理會新決議歡迎俄羅斯和土耳其兩國在敘利亞結束暴力、重啟政治進程的努力》,2016 年 12 月 31 日,聯合國官網https://news.un.org/zh/story/2016/12/268532。

  [11]參見《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單邊主義和霸權主義在未來新的世界秩序中沒有立足之地》,2016 年 9 月 23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6/09/263702。

  [12]《普京下令停止履行<中導條約> 美俄或掀新一輪核武競賽》,

  [13]《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撕毀”伊朗核協定將向朝鮮發出錯誤信號》,2017 年 9 月 22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7/09/282852。

  [14]《俄羅斯大使:朝鮮核試驗不應被用作增加朝鮮半島軍事活動的借口》,2013 年 2 月 12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3/02/188582。

  [15]《俄羅斯外長:國際社會應解決恐怖主義的根源問題》,2014 年 9 月 24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4/09/221892。

  [16]《中、俄等國及不結盟運動成員對以色列定居點活動表示嚴重關切》,2012 年 12 月 19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2/12/185772。

  [17]《中東問題四方代表:巴以雙方急需保持克制 恢復政治談判》,2015年10月23日,//www.un.org/zh/humanitarian/disaster/newsdetails.asp?newsID=4971。

  [18]《聯合國人權專家對俄羅斯有關反恐建議持異議》,2004 年 11 月 4 日,聯合國官網https://news.un.org/zh/story/2004/11/24812。

  [19]《聯合國人權專家:公民社會在俄羅斯面臨日益敵對的環境》,2013 年 5 月 14 日,聯合國官網https://news.un.org/zh/story/2013/05/193822。

  [20]《俄羅斯稱不支持一些國家試圖將人權理事會變成政治施壓工具的做法》,2012年2月29日,聯合國官網https://news.un.org/zh/story/2012/02/169002。

  [21]《人權理事會再次通過決議譴責敘利亞侵犯人權行為》,2012 年 7 月 6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2/07/176432。

  [22]《人權理事會通過決議 決定成立敘利亞阿勒頗人權問題獨立調查委員會》,2016 年 10 月 21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6/10/265212。

  [23]《朝鮮與俄羅斯引渡新協調 人權專家呼吁俄羅斯遵守不驅回的原則》,2016 年 2 月 26 日,聯合國官網https://news.un.org/zh/story/2016/02/252542。

  [24]《人權理事會通過有關烏克蘭問題決議 呼吁有關方接納人權監察員》,2014 年 6 月 27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4/06/216812。

  [25]普京:《外交政策的優先任務是為社會經濟發展創造外部安全環境》,載《普京文集》,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第251頁。

  [26]Bobo Lo,Vladimir Putin and the Evolution of Russian ForeighPolicy, Blackwell Publishing, 2003,p.111.

  [27]劉軍:《全球化與俄羅斯外交》,載馮紹雷、相藍欣主編《轉型中的俄羅斯對外戰略》,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29頁。

  [28]2014年以前,俄羅斯經濟持續走強,尤其2011年,俄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4.2%(排在世界第三位),預算盈余140億美元,國際儲備5000多億美元,整體經濟形勢向好。

  [29]羅伯特·A.帕斯特:《世紀之旅:七大國百年外交風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63頁。

  [30]參見列·伊·勃列日涅夫:《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結報告和當前黨的對內對外政策任務》,載《蘇聯共產黨第二十五次代表大會主要文件匯編》,三聯書店1977年版,第33-34頁。轉引自趙銀亮《俄羅斯國際秩序觀的演變及其外交實踐》,載馮紹雷、相藍欣主編《轉型中的俄羅斯對外戰略》,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74-75頁。

  [31]【美】安琪拉·斯登特:《有限伙伴:21世紀美俄關系新常態》,歐陽瑾、宋和坤譯,石油工業出版社2016年版,前言第2-3頁。

  [32]參見劉文飛《“俄羅斯問題”:索爾仁尼琴“政論三部曲”中的新斯拉夫主義》,《俄羅斯研究》,2006年第2期。

  [33]李永全:《大歐亞伙伴關系與“一帶一路”》,《俄羅斯學刊》,2018年第4期,第10頁。

  [34]СтатьяМинистра иностранных дел России С. В. Лаврова Лицом к лицу с Америкой:междунеконфронтацией и конвергенцией,опубликованная в журнале Профиль №38,октябрь 2008 года,// www.mid.ru/BDOMP/ Brp _4.nsf / arh / B3C8684DEA14B242C32574E1002FD07B? Open Document,2013-10-14.轉引自顧煒:《“?;さ腦鶉巍? 俄羅斯的立場》,《國際政治研究》,2014年第3期,第50-60頁。

  [35]《俄羅斯反對聯大敘利亞問題決議草案原因:提案國未采納修改意見》,2012 年 2 月 16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2/02/168302。

  [36]《俄羅斯大使丘爾金:未及早關閉沖突區領空 烏克蘭當局負有責任》,2014年 7 月 18 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14/07/217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