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西甲logo
西甲logo
时评
澳门:能否成为中国资本的新跳板?
2019-12-18 09:51:00

 本文发表于2019年8月15日《财经》网站

澳门:能否成为中国资本的新跳板?

  潘圆圆

  澳门打造岛屿型离岸金融中心会是一个好的选择。澳门的业务范围应局限在专业化的资本服务方面,而不是建立全球性的离岸金融中心,也不需要提供全面的金融中介服务从而与香港、深圳进行错位竞争。

  一、澳门能否成为中国资本的新跳板?

  提及澳门,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映就是博彩,或许还有旅游和美食。事实上澳门的经济正在发生变化,而且是一个快速的变化。变化首先来自内部:2015年后澳门博彩业发展疲弱,持续多年的"博彩驱动型"增长黄金期已过巅峰,曾经被快速增长掩盖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日益明显。澳门正基于现状,培育和尝试新的发展方向。

  另一个是外部环境的变化:澳门需要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在一国两制安排下,澳门将如何发挥独特优势,对接这两大战略,提升自身在中国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和功能,并服务国家所需?这意味着澳门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和潜力。

  基于澳门的资源禀赋、产业结构、路径依赖、潜在的突破口,以及对中国经济趋势、澳门定位、周边区域约束等因素的考虑,笔者认为,服务中国资本双向流动有望成为澳门一个潜在增长点。

  二、澳门的区域空间

  如果说香港是公认的"东方之珠",那么不妨将澳门视为璀璨的钻石,其辐射力和光芒北达中国内地,南至东盟各国。澳门背靠中国珠江三角洲,与多个沿珠江流域的内地省份及香港同属"泛珠三角"成员。这些成员中发达地区较多,资源丰富,市场广阔,制造业基础强,这意味着澳门没必要建立完整的产业结构,而仅需借力内地的支撑来发挥自己的优势。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澳门的优势似乎都在于发展非常规性,无法普遍推广但又确实是不可或缺的行业。

  澳门同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东盟国家隔海相望,水陆交通便利,经贸往来频繁,文化传统有相通之处。另外,澳门与葡语国家保持了密切的联系,而葡语国家遍布欧洲、亚洲、非洲和南美。这都为中国在特定区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澳门过去数十年的经济同样熠熠生辉地诠释了"小而美"的含义:仅仅30平方公里的面积却有67万的人口,2018年人均GDP全球排名第三,澳门特区政府从博彩业获得的税收为1135亿澳门元,财政储备高达5052亿澳门元(2017年)。对于经济发展已经达到如此高水平的澳门来说,展望其未来道路,香港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参照系。

  三、澳门与香港

  在中国倚重出口的阶段,香港从事的贸易转运业务是整个加工贸易链条中利润最丰厚的一环。在过去近三十年中,香港在贸易转运中心的基础上,延伸发展了其他产业,形成了服务业占GDP绝对优势,金融业占服务业最大份额的局面,推动了产业结构的升级,支持了经济的增长。

  时至今日,香港金融业的发展仍然大量服务于地产业,这使得香港的金融服务业虽然相比中国内地其他城市仍具优势,但从中长期看已经出现了不容乐观的苗头,同时面临来自其他城市的挑战。另外,香港在高端制造业、高科技产业、创新行业尚没有建立显著的优势。

  2019年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努力促进香港与内地其他城市加强联系,并弥补香港产业结构方面的缺陷。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香港是《纲要》潜在的最大受益方。

  中国转向资本大国的过程中,香港发挥自身与英美法系国家制度接轨的优势,对自身在中国"走出去"中承担的角色还有待进一步明确,还需要为"中国和全球资本市场对接"提供高效的中介和增值服务。一个数据是:2019年上半年,中国对香港并购的案例数量和金额占总量的比重在分别下降至14.8%和6%,而在2003年这两个数分别为41%和31%。

  其原因在于,和货物的进出不同,资本的流动对中介所处的地理位置不那么敏感,更看重中介提供信息、降低融资成本和撮合交易的能力。香港目前为中国资本走出去提供的服务,包括尽职调查、税收和其他交易咨询,人力资本咨询、避税、风险评估等,可替代性高,还没有独到之处。中国建立的自由贸易区,与发达国家签订的双边投资协议,使得香港"优势"更加微弱。香港与内地之间的税收安排还有待完善。香港成本居高不下、创新动力不足、社会分配不公、政局不稳等因素,也限制了香港服务内地资本的能力。

  四、资本服务新定位

  相比香港在中国经济中所起的作用,过去数几十年中澳门的存在感要差很多。这固然因为澳门资源禀赋有限、经济规模较小,另一方面也由于澳门倚重"政策优势",选择了"博彩业"这一较为特殊的产业。因此在提及促进中国经济增长时,澳门是相对沉默的存在,更像一个折射中国经济增长的舞台。澳门的?;幸惨虼耸贾栈又蝗ィ翰┎室党梢舱?,败也政策:自由行政策,其他城市放开博彩业的可能性,国内反腐力度,都会影响澳门博彩业的经营状况,博彩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局面难以持续。

  在经济上,中国最重要的转变是从贸易大国转向资本大国。过去三十年,中国通过对外贸易获得了资本,促进了经济增长,积累了巨额的外汇储备。现在作为对外净债权国,中国迫切需要将积累的资本进行对外投资和运营,获得高的投资回报。中国资本输出的方式也将从购买外国国债为主,转变为以更多的对外直接投资,以及未来更多的证券投资。在这个扩大开放的过程中,急需建立服务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平台。香港、澳门在发挥中国资本双向流动的平台作用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现实优势。

  在政策上,《纲要》将香港、澳门与内陆九个城市列为平等关系,港澳与内陆城市的互动和协调将更加市场化。港澳更需要将自己视为中国经济增长中的一环,增加与周边城市的协调互动,共同参与全球竞争。

  那么,在服务中国资本走出去方面,澳门是否有后来居上的机会?

  从澳门的客观条件看,澳门为全球最开放的贸易和投资经济体系之一,奉行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属于独立关税区,实行简单及低税率的税制,没有外汇管制,资金进出自由;澳门与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保持贸易往来,商业运作准则与国际惯例接轨,投资营商手续简便。1999年澳门颁布了《离岸法案》,法案在2000年正式实施。澳门在国际金融市场分类中早就被视为离岸金融市场。

  从发展路径选择看,澳门区域相对狭小、土地的承载能力有限,决定了其核心产业不应该是农业、制造业这两类需要土地投入的行业,而应该集中在服务业。澳门资源较为短缺,禀赋不足,要在现有的基础上实现经济的持续发展,澳门核心产业的选择应该是产业链中单位产出最高,附加值最大,利润率最高的环节。就行业性质而言,澳门不应该是提供普通的日常型消费的地方,而是提供非日常型高端服务和体验的区域。就目标客户而言,澳门需要考虑周边城市的特征,选择服务内地企业和个人的适当方式和细分市场。

  在上面两个前提下,澳门打造岛屿型离岸金融中心会是一个好的选择,为澳门在与香港的竞争合作中后来居上提供了可能性。发展离岸金融业,澳门的优势在于金融业有一定基??;与葡语国家关系紧密,建立与西班牙语及其他欧洲国家的联系较为容易,资金汇集能力强大,资金成本低。

  优势二由于澳门面积不大,对中国整体来说风险可控;同时离岸金融业对地理条件、资源禀赋、空间的要求相对较低,同时利润率较高,满足澳门的发展需求。

  第三个优势是,离岸金融中心能为中国甚至全球资本提供避税、保密服务和政策优惠,可以用多种方式满足企业和个人的复杂需求。在中国提高金融透明度、和其他国家实现税务信息共享的大趋势下,澳门建立离岸金融中心能为中国提供缓冲,正如美国的特拉华州和怀俄明州发挥的作用一样。具体业务上,澳门可以从投资中转、投资服务、资金筹措、财富管理及部分离岸金融服务起步,相机逐步扩展。

  对中国内地来说,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和衡量,例如防控金融风险,甚至国家安全的需要,使得金融市场现有的一些创新,并没有办法在内地成为标准的流程,或被监管部门认可。而澳门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市场主体的国际化程度,监管的理念,都使得澳门资本市场制度创新成为可能。如果采取将创新主体交由市场,澳门监管部门事后认可的方式,将部分创新变成法律承认的规则和制度,能有效促进澳门金融业的发展,构建中国与国际资本市场接轨的节点。

  但需要注意的是,澳门的业务范围应该局限在专业化的资本服务方面,而不是建立全球性的离岸金融中心,也不需要提供全面的金融中介服务,这能够形成与香港、深圳的错位竞争。

  (本文发表于2019年8月15日《财经》网站。2019年10月12日,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表示,澳门证券交易所方案已经呈报给中央。)